ENGLISH
首页 > 榜单与报告 > 报告 >
 
华大基因公司董事长汪建在第二届世界新兴产业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
 

华大基因公司董事长汪建

    我来讲一讲我对新兴产业的理解,我曾经是一个医生,现在也是做生物科技,做基因科学,我认为工业的发展已经是强弩之末,生物经济正以它展现的面貌出现在人类未来发展的地平线上。网络经济做得再好,汽车做得再好,你的身体不好,你的环境不好,有什么用呢?在百年工业历史发展上,只能被作为一个追求财富和社会发展的工具使用了,却忘记了一个根本的问题,人是最主要的,今天你对你的生老病死,你清楚吗,你的命运,你的身心健康,你能掌握吗?我们有无数个自媒体,我们有无数个自驾游,可是你知道你自己的健康吗?你知道你自己的基因吗?多少西方国家,北欧、西欧、美国在生物产业上投入了多少精力,投入了多少经费,成为国家的最主要战略,而我们中国一个上午都在谈工业发展,我就不清楚到底是人重要,还是挣点钱重要。

  过去我们见面,恭喜发财是中国人的传统,现在我们告别和见面的时候问候健康,会说多多保重,祝老人健康长寿变成我们最多的口头禅,而这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体现出来了没有?没有。在上一世纪的时候三个大型技术,大型科技发展创新,原子弹,中国落后了十几年,登月我们落后得更长,唯有人类基因组计划我们跟世界是平齐的,我们的生老病死都是由我们的基因决定的,都是我们DNA决定的。

  刚才高总说大数据,有谁知道我们的数据有多大吗?2012年我们总的数据产出量是20P,今年我们可能超过3040P,两年以后我们的数据产出量要以亿作为度量衡单位。我们的计算需求是101618次方,我们的存储需求也是1018次方,比全部互联网的数据相差没有多少,这是我们一家的产出,我们自己的CPU3万多个,我们合作的CPU很快要达到100万个的计算容量。我简单说一下生老病死,每一个生下来的孩子该不该知道自己的生理基因,我们的聋哑学校凭什么还要办下去,完全可以不办,这些耳聋相关基因轻而易举就可以找得出来,我们衰老基因的变化,基数的变化,免疫系统的调节等都有痕迹可循,这是中国最常见的,骨质疏松,我的一个朋友,叫皮特,他今年73岁,马上74岁了,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个人健康上。

  我再讲讲病,传染病是我们最害怕的,能不能拿得下来,当年的SARS,我们花了十几个小时鉴定出来,但是我们比美国和加拿大晚了30个小时,前年德国的毒黄瓜,我们比德国人早了两天公布数据,我们的肠道微生物与所有的代谢疾病有多少关系,今天我们在追求高学历、高工资、高职务的同时,也面临的是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两者之间哪一个更重要?最后我再讲死,每一个人都在奔向死亡,但是要死得清白,要死得心甘情愿,要活得长死得快,不能死得无缘无故,但是有多少人心肌梗塞猝死,有多少人脑卒中,脑出血,每十秒钟就有这样一个人的在中国离开人世间。绝大多数这些猝死都是基因决定的,都能找得出来,最著名的演员,把乳房切了,把卵巢也切了,有那么严重吗?一个生命的过程,在任何地方都能够找到癌症早期病化的蛛丝马迹,可以预防住。1/3的肿瘤是可以早期预测到的,一个肿瘤发生过程中要1020年,中国IT界有一个所谓教父级的人物,影响非常大,一个肿瘤就趴下去,消失在中国公众视野中了,为什么呢?健康出了问题。

  我们是一个什么玩意?没人知道,今年年初我在科技部边上的中华世纪坛走了一下,看见这个东西记录了人类300万年的进化,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七千件大事情,今天的工业化, IT的发展,互联网时代把我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然手机也跟那个差不多,我们现在需要能重新站起来,活得更健康,活得更有意义。我突然发现五千年的历史最后一条写的是什么呢?是写得我们几个的贡献,从来没有想过,三号染色体的贡献会刻在中华世纪坛的青铜甬道上,上一千年的结尾会不会是下一千年的开始,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呢,没有。这是我们作为一个民间机构在亚太的科研领域上的排名,基础科研上的排名,这是《自然》排的,08年到12年,我们排亚太地区第六位,第一名是中国科学院,我们的老东家,二三四名是日本人的,我们是第六,第七是墨尔本大学,第八是清华大学,如果按照法人单位排名的话,我们排得不太好,亚太第25名,但是你看看红色的标志,是中国的五大科研机构,第一是中国科学院,第二是中国科技大,第三是清华大学,第四是北京大学,第五是华大基因,我们为此感到非常自豪。左上角这张图是科学论文在《自然》杂志上发表文章的进展速度,右下角的那张图是我们挣钱的速度,我们07年离开北京,下海做这件事情,六年时间走到了今天,在中国的历史上还没有一个人把科学和产业如此完美的结合起来。去年我们被评为全球50大创新机构之一,中国有两家,我们的CEO王俊院长,被《自然》评为影响世界的十大科技人物。九月份又被评为《财富》40岁以下的40个财富精英之一,把科学和产业集一身,在中国历史上还就出现了这么一个人,叫王俊。这是我们的一个朋友,我们叫BGI,他叫比尔盖茨,他穿着西装给我们照了第一次相,我说华大的人从才不穿西装,我现在没有弄清楚,脖子上系一根带子有什么意义,没有攻击大家的意思,但是我实在搞不清楚,第二次他跟我们再谈的时候,也不穿西装和系领带,第三次我们一口气谈了六个小时的时候,他再也不穿西装了,第四次我们一口气签了

12

版权所有:亚太总裁协会(APCEO)    备案号: 京ICP备120486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