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 榜单与报告 > 报告 >
 
《大趋势》(Megatrends) 作者约翰⋅奈斯比特与桃瑞丝⋅奈斯比特在第二届世界新兴产业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
 

《大趋势》(Megatrends) 作者约翰⋅奈斯比特与桃瑞丝⋅奈斯比特

    约翰·奈斯比特:我们终于来到了武汉,我和我的夫人在中国待过很长时间,但是这是我们第一次来到武汉,我们一直期待着到武汉来,所以我们要感谢APCEO,感谢你们邀请我们来到这里,参加这个会议。市长先生,会议主席,各位尊敬的与会代表,我们非常高兴今天上午和大家在一起,并在未来几天和大家一起进行一些讨论。在我们看来APCEO是一个重要的领导者,它对于新兴产业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它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一个富有成果的可以给各方带来好处的合作关系,所以能够作为努力的一部分,我们感到非常高兴。

  桃瑞斯·奈斯比特:刚才回顾了历史,我们也可以再进一步回顾一下200多年以前出现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了制造业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当中出现了机械化,而机械化大大提高了生产力。第三次工业革命出现了机器人,而今天科学家正在进行第四次工业革命,被称为工业化4.0,在这个过程中产品和机器可以进行直接交流沟通,因为通过互联网就可以实现这一点,而这一变革的基础在500年前就已经建立起来了,由于当时科学创新的快速发展,为当今时代打下了基础,而今后的500年之中一直是一个西方统治的世界,但是现在我们发现世界更加平等,我们将会见证西方霸权的消失,现在全球的政治及经济图景正在发生变化,我认为这是一个大开放,现在新兴国家发展的非常快,而且在许多领域他们甚至比西方国家发展还要快的多。

  约翰·奈斯比特:越来越多的新兴经济体也准备好了,他们希望在全球经济中扮演新的角色,有些人也许会不同意我们的观点,我们认为过去世界各国是有等级之分的,但是现在各国之间更加平等共处,全球商业的重心正在向新兴经济体转移,现在我们发现全球的权利以及影响力都在发生一些变化,这种变化是全球性的,是大规模的,而且已经在发生。但是发生变革的程度会有多大呢?发生变革的速度有多快呢?现在还不清楚,这需要各个国家乃至全球的参与者共同来决定变革的速度以及程度。我们现在发现有6个方面的变革,第一,是经济重心的变化以及转移,从西方转向东方,从发达国家转向发展中国家;第二,全球新兴经济体的发言权,在全球事务中的发言权也在不断提升;第三,全球经济的联盟也在发生一些变革,现在各个国家各个城市各个省份,各个企业之间都在结成一些伙伴关系,来共同推动经济发展;第四,盲目追求GDP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第五,不是一个经济体主导全球;第六,不会有世界政府,而全球组织力量的基石将会是经济力量,新兴经济体的影响力将会进一步发展。我们刚才提到的那是六个正在变革的方面,而且新兴经济体在全球事务、全球机构中将会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这是由经济的发展所带来的,新兴经济体不会再接受美国扮演的角色,过去美国一直是全球交响乐团的指挥,而其他西方国家都是首席小提琴手,但是现在新兴经济体也希望可以演奏自己的音乐,演奏自己的旋律,并在世贸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行,联合国各个国际机构中都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桃瑞斯·奈斯比特:现在的世界各国经济更紧密联系在一起,而且各国都想有自己的特色,中国也是有自己的特色的。比如中国在外交中,在贸易中都是搞软实力建设,中国在世界各地建立了800多家孔子学院,而且中国也做一些全球性的教育交流活动,中国通过这些活动都展现了自己国家文化以及经济发展方面的成功,以及成就。中国也支持全球合作,而这种所谓的贸易公示也改变了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尤其是与东南亚国家、拉美国家和非洲国家的关系。在这种历史的框架之中,中国仍然是处在自己新兴道路的一个起点上,但是中国已经为自己的发展创造了很好的环境。中国现在正在追求最高的目标,也是我认为最难的目标,那就是中国梦。中国梦不是被世界所塑造的,而是被中国人民自己所塑造的,这是一个世纪以来的机遇,中国梦将会有自己的规则,而且需要两个基石,那就是政府相信人民,人民信任政府。这就意味着中国政府在国内更有权威,而且在全球社会更有尊严,如果真实现了,那么中国中央政府的名号将会再次被树立起来。

  约翰·奈斯比特:现在西方国家的统治逐渐结束了,但是这不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西方的影响力仍然是很大的。现在全球有很多人在听西方的音乐,读西方的商业教材,吃美国的快餐,喝法国的红酒,大家可以看一下,在这个会议室里大家其实都穿着西服,有时候大家都会听美国的音乐,不管是建筑、艺术、技术甚至意识形态,文化,等等,都表示西方的影响在现在仍然是非常大的。西方现在有这种全面的影响力,也就使得一些国家有了惰性,不想进行新的变革。我们可以回溯一下,包括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当时西方引导世界进入了现代,而且西方创造了那么多的发明,包括蒸汽机、互联网这些都是举足轻重的。现在面临着这种全球性变革,西方应该重新思考自己应当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桃瑞斯·奈斯比特:我们谈到西方,而且西方取得那么大的进步,西方是如何取得这么大的进步呢?那就是西方实际上是创造了一种文化,通过解放人们的思想创造了现代社会,发展中国家也应当思考一下如何创造良好的社会,这样就可以鼓励人们去思考,推动真正的可持续崛起。在中国邓小平当时提出了解放思想,这是中国走向现代化的一个起点,中国将会成为一个创新型的国家,而能不能真正实现这一点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能不能真正地让人们解放思想。与此同时西方也让中国更容易在全球事务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包括在印尼举行

版权所有:亚太总裁协会(APCEO)    备案号: 京ICP备12048601号